專訪光環國際董事長張澤晖:上遊出發 打造智慧時代人才入口

2017年12月2日,《FMI人工智能 前沿應用與人才發展論壇》在北京中關村軟件園國際會議中心召開,此次大會由FMI、光環國際主辦。基于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的時代背景下,社會形態發生顛覆性的變化,大量的工作也會逐漸被人工智能取代。基于個人的發展、社會的需要,人才怎麽轉型到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方向?張澤晖先生認爲,構建企業的AI大數據人才有三個層次:技術、業務和創新,從這三個層面,實現人才轉型。對技術的掌握、業務的了解以及産品的創新,才能更緊密的擁抱人工智能時代。

作爲IT管理培訓領域的先行者,光環國際始終走在行業的前沿,從項目管理到敏捷開發、産品經理,再到大數據,IT培訓生態體系。

張澤晖:目前光環有內部的專職老師團隊、也有外部的專家顧問團隊。比如,周末的培訓課程,很多都是行業內的專家講課。光環內部也有有專職做課程研發的專家。

記者:針對不同的學員基礎,光環的課程是分層次的嗎?比如對大學生、企業內部需要技術轉型的等。

張澤晖:光環的課程分爲“在職培訓”和“應屆培訓”兩個層次。基于學員的起點不同,比如有經驗的IT工程師、零經驗的應屆大學畢業生,他們的培訓是不一樣的。針對有經驗的IT工程師,叫“轉型升級”的課程,即對方確實是有經驗了,經過2、3個月的周末學習,可以成爲一個AI工程師。在分層次方面,光環的輔導老師會根據學生的不同的基礎和能力,在學員畢業的時候,在合適的工作崗位上給予建議。

記者:光環的大數據公開課、轉型培訓班、培訓的課堂,學員結業後,是否會給學員提供證書?

張澤晖:光環會給學員發個證書。但實際上在光環畢業的學生,在市場上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。因爲光環是培養實幹型的人才、是解決實際問題的,學生到企業後,能夠很快的進入項目工作,也解決了企業招人難的問題。

記者:光環的培訓模式還是傳統型的在教室上課嗎?

張澤晖:是的,我們認爲在人工智能的培訓上,要讓學生真正的掌握技能,需要有項目輔導、需要有實戰。比如,針對編程,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計算框架,再把這個程序跑通,裏面有很多深層的內容。此外,主講老師和輔導老師和學生的交流,也很有必要。光環培訓的目標是,學生畢業後就能成爲實戰型工程師。雖然光環目前有線上學習、有直播等線上平台,但是在線只能是輔助。

記者:面臨技術轉型的階段,一些在職的工程師會遇到很多問題和挑戰,您可以給這類人群提供一些意見和建議嗎?

張澤晖:在AI技術轉型的過程中,學習上比學習iOS、學習Android要難度大,但並非不可攻克。建議就是:大家要花更多的時間去學習,越早上戰車,越早跟上這個浪潮越好。早點轉型有領先優勢、被迫轉型,就已經落後了。

記者:在人工智能時代,現在的IT工程師和未來的IT工程師,您覺得在職業上有什麽不同?

張澤晖:現在我們有一個詞叫做“IT工程師”。“IT工程師”包括的面很廣,包括網絡工程師、數據工程師,也有IT程序員,目前IT工程師裏絕大多數是IT程序員。我認爲未來IT程序員的比例會相對比現在低很多,包括面會更廣,會有各種各樣的工程師出現,比如:項目經理、産品經理、架構師、甚至是AI科學家,會很分化。

記者:目前在AI人才培養方面,國內的阿裏、華爲等大企業都有自己的天池大賽、人才培養大賽來挑選人才。那麽光環作爲培訓機構,未來在整個人才培養方面將扮演什麽樣的角色?是否會選擇和一些大的企業、高校合作?

張澤晖:目前光環和一些大的企業正在合作,也同高校在探討一些很緊密的合作。未來光環會和幾個一流的大公司合作的非常緊密,光環培訓的學生能夠用到現在流行、前沿的一些算法框架、以及去利用這幾個大公司的成熟的解決方案。在未來像BAT、華爲、科大訊飛這樣的大企業,他們會開放很多底層的接口,其他的一些公司可能是直接調用這些接口。從這個方面來講,光環未來可能要培訓的AI大數據工程師,AI大數據工程師是能夠直接調用騰訊等一些企業的大數據接口、阿裏雲的深度學習的框架、或者說科大訊飛語音雲的算法框架。光環和大學的定位有很多的不同,大學可能更多培訓是偏原理、偏理論,光環就是實戰。

記者:在人工智能技術和業務的結合上,光環作爲培訓機構,目前會設置哪些課程?

張澤晖:現在的人工智能技術都比較成熟,比如:機器視覺、人臉識別、語音識別、輔助決策等都有工具或者算法框架。這些技術如何與業務結合?光環在給學員做培訓時,會教一些主流、前沿的項目,比如圖像識別的項目、語音識別的項目,包括聊天機器人的搭建、自動駕駛等。

記者:針對AI的應用,您覺得大企業和小企業在應用上有什麽不同嗎?

張澤晖:一個企業如果能夠把人工智能應用好,是需要一個團隊完成的。在AI大革命時代,小機構未來很多會被淘汰。爲什麽?因爲大機構有數據、有算法、有算力,這種優勢很明顯。

記者:在課程的籌備這個階段,光環有沒有遇到過什麽問題和挑戰?

張澤晖:挑戰是很大的,因爲很多東西沒有可借鑒的,就是靠我們自己的煉力。只要認准了這個方向,就會花更多的精力去投入。本人親自帶隊研發AI大數據的一些課程,包括跟這些專家一起討論、去美國研發這些課程。目前光環在這塊已經有上千萬的投資,這塊是光環的一個戰略主軸。

專訪光環國際董事長張澤晖:上遊出發 打造智慧時代人才入口

從團隊級到企業級 規模化敏捷的高速發展與應用

2017年12月2日,《FMI人工智能 前沿應用與人才發展論壇》在北京中關村軟件園國際會議中心召開,此次大會由FMI、光環國際主辦。基于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的時代背景下,社會形態發生顛覆性的變化,大量的工作也會逐漸被人工智能取代。基于個人的發展、社會的需要,人才怎麽轉型到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方向?張澤晖先生認爲,構建企業的AI大數據人才有三個層次:技術、業務和創新,從這三個層面,實現人才轉型。對技術的掌握、業務的了解以及産品的創新,才能更緊密的擁抱人工智能時代。

作爲IT管理培訓領域的先行者,光環國際始終走在行業的前沿,從項目管理到敏捷開發、産品經理,再到大數據,IT培訓生態體系已初步成形。光環國際目前的布局分爲四部分:培訓(大數據公開課、周末班)、會議(FMI是光環技術大會的品牌)、社區(社區名稱爲“飛馬網”,網址:FMI.com.cn)以及人才服務(高端獵頭、人才派遣)。 我們究竟會不會被人工智能取代,什麽樣的人才才能站穩腳跟?記者帶著這些疑問采訪到了光環國際董事長張澤晖,深度探討人工智能與大數據人才發展與培養。以下是采訪實錄:

記者:光環國際目前的四個業務板塊有重點嗎?

張澤晖:光環國際是一家培訓公司,培訓是主業,現在有IT管理培訓和AI大數據技術培訓。除了培訓之外,光環對整個産業是有社會責任的,有公開課、社區、人才服務等。

記者:光環國際一直是PMP培訓的先驅企業,現在發展人工智能的培訓,您覺得PMP培訓和人工智能培訓有什麽共同點?

張澤晖:從目標群體方面是有共通的,針對IT經理人的管理培訓,這個人群針對的是有3-5年的工作經驗的IT工程師、程序員。目前的AI大數據的轉型課程,其實也是針對的3-5年有經驗的IT人。

光環現在研發的課程有“AI大數據的項目經理培訓課程”和“AI大數據的産業經理培訓課程”,這個課程能夠讓IT管理和IT技術兩方面結合起來,這是光環的特色。目前無論是國內、國外,還沒有任何一家培訓機構在做這個課程的研發,光環會在明年推出這個課程。

記者:光環國際目前主要是做培訓、公開課,光環現在的師資力量是怎麽樣的?

張澤晖:目前光環有內部的專職老師團隊、也有外部的專家顧問團隊。比如,周末的培訓課程,很多都是行業內的專家講課。光環內部也有有專職做課程研發的專家。

記者:針對不同的學員基礎,光環的課程是分層次的嗎?比如對大學生、企業內部需要技術轉型的等。

張澤晖:光環的課程分爲“在職培訓”和“應屆培訓”兩個層次。基于學員的起點不同,比如有經驗的IT工程師、零經驗的應屆大學畢業生,他們的培訓是不一樣的。針對有經驗的IT工程師,叫“轉型升級”的課程,即對方確實是有經驗了,經過2、3個月的周末學習,可以成爲一個AI工程師。在分層次方面,光環的輔導老師會根據學生的不同的基礎和能力,在學員畢業的時候,在合適的工作崗位上給予建議。

記者:光環的大數據公開課、轉型培訓班、培訓的課堂,學員結業後,是否會給學員提供證書?

張澤晖:光環會給學員發個證書。但實際上在光環畢業的學生,在市場上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。因爲光環是培養實幹型的人才、是解決實際問題的,學生到企業後,能夠很快的進入項目工作,也解決了企業招人難的問題。

記者:光環的培訓模式還是傳統型的在教室上課嗎?

張澤晖:是的,我們認爲在人工智能的培訓上,要讓學生真正的掌握技能,需要有項目輔導、需要有實戰。比如,針對編程,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計算框架,再把這個程序跑通,裏面有很多深層的內容。此外,主講老師和輔導老師和學生的交流,也很有必要。光環培訓的目標是,學生畢業後就能成爲實戰型工程師。雖然光環目前有線上學習、有直播等線上平台,但是在線只能是輔助。

記者:面臨技術轉型的階段,一些在職的工程師會遇到很多問題和挑戰,您可以給這類人群提供一些意見和建議嗎?

張澤晖:在AI技術轉型的過程中,學習上比學習iOS、學習Android要難度大,但並非不可攻克。建議就是:大家要花更多的時間去學習,越早上戰車,越早跟上這個浪潮越好。早點轉型有領先優勢、被迫轉型,就已經落後了。

記者:在人工智能時代,現在的IT工程師和未來的IT工程師,您覺得在職業上有什麽不同?

張澤晖:現在我們有一個詞叫做“IT工程師”。“IT工程師”包括的面很廣,包括網絡工程師、數據工程師,也有IT程序員,目前IT工程師裏絕大多數是IT程序員。我認爲未來IT程序員的比例會相對比現在低很多,包括面會更廣,會有各種各樣的工程師出現,比如:項目經理、産品經理、架構師、甚至是AI科學家,會很分化。

記者:目前在AI人才培養方面,國內的阿裏、華爲等大企業都有自己的天池大賽、人才培養大賽來挑選人才。那麽光環作爲培訓機構,未來在整個人才培養方面將扮演什麽樣的角色?是否會選擇和一些大的企業、高校合作?

張澤晖:目前光環和一些大的企業正在合作,也同高校在探討一些很緊密的合作。未來光環會和幾個一流的大公司合作的非常緊密,光環培訓的學生能夠用到現在流行、前沿的一些算法框架、以及去利用這幾個大公司的成熟的解決方案。在未來像BAT、華爲、科大訊飛這樣的大企業,他們會開放很多底層的接口,其他的一些公司可能是直接調用這些接口。從這個方面來講,光環未來可能要培訓的AI大數據工程師,AI大數據工程師是能夠直接調用騰訊等一些企業的大數據接口、阿裏雲的深度學習的框架、或者說科大訊飛語音雲的算法框架。光環和大學的定位有很多的不同,大學可能更多培訓是偏原理、偏理論,光環就是實戰。

記者:在人工智能技術和業務的結合上,光環作爲培訓機構,目前會設置哪些課程?

張澤晖:現在的人工智能技術都比較成熟,比如:機器視覺、人臉識別、語音識別、輔助決策等都有工具或者算法框架。這些技術如何與業務結合?光環在給學員做培訓時,會教一些主流、前沿的項目,比如圖像識別的項目、語音識別的項目,包括聊天機器人的搭建、自動駕駛等。

記者:針對AI的應用,您覺得大企業和小企業在應用上有什麽不同嗎?

張澤晖:一個企業如果能夠把人工智能應用好,是需要一個團隊完成的。在AI大革命時代,小機構未來很多會被淘汰。爲什麽?因爲大機構有數據、有算法、有算力,這種優勢很明顯。

記者:在課程的籌備這個階段,光環有沒有遇到過什麽問題和挑戰?

張澤晖:挑戰是很大的,因爲很多東西沒有可借鑒的,就是靠我們自己的煉力。只要認准了這個方向,就會花更多的精力去投入。本人親自帶隊研發AI大數據的一些課程,包括跟這些專家一起討論、去美國研發這些課程。目前光環在這塊已經有上千萬的投資,這塊是光環的一個戰略主軸。